巴克利曾說过,我是地球上最好的篮球手,但是乔丹,他是个外星人。

同理可得,单纯论扣篮,那么一样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叫其他扣篮,另外一种叫卡特外星次元级别的扣篮。

两者并不在一个等量级上。

二十年前,世界刚刚跨入新千年。

那一年,卡特的横空出世挽救了早已名存实亡的全明星扣篮大赛,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拯救了因乔丹退役而略显颓势的NBA联盟。

那届全明星扣篮大赛,刚刚二十出头的卡特意气风发,青春无敌,用惊世骇俗的终极扣篮征服了整个世界。

挂臂扣篮,大风车,各种扣篮招式让球迷应接不暇。

嘿,你知道吗,我的扣篮可不止会让球迷疯狂尖叫那么简单,我更想让球迷惊讶的鸦雀无声,不敢相信在这个星球上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会很有趣,一定会的。

是的,卡特就是不明飞行物,不明飞行物就是卡特。这个球场上的不明飞行物,给人们带来的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在那届扣篮大赛后,有很多球迷干脆称卡特为飞人,加拿大飞人,虽然加了前缀,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上一个飞人名叫---乔丹。

卡特人生中第一个高光时刻就此诞生。

但如果你以为卡特仅仅满足于全明星扣篮大赛这种类似于作秀般的表演,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在实战中飞跃一个又一个的大家伙那才有成就感,摧毁挡在前方的敌人,让他胆战心惊,让他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那个橙色的圆形物体,篮球的快乐和含义难道不正是如此吗?

卡特是这么想的,当然也是这么做的!

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在美国男篮与法国男篮的比赛中,文斯-卡特面对身高2.18米的法国中锋维斯纵身一跃,一阵疾风不留痕迹,卡特飞过维斯的防守完成了“死亡之扣”。

这一扣,除了完美我只能联想到另一个词,残忍。

是的,这是一个利落干脆,完美又残忍的扣篮,杀人诛心。

然而,月满则亏盛极而衰,千古常理。

回到NBA赛场,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卡特依旧在加拿大做着他的北境之王,搅动风云令天下英雄俯首。

但是伤病不期而至,使得曾经永不落地的不明飞行物降落凡尘。

而造成这结局的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凡人鲍文上的黑脚。

即便是加拿大飞人终究抵不过赛场上的龌龊招数。

这便是世界的真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没什么,我能上得了神坛,那么我自己也能体面的走下来。

2004年12月17日,北境王者御驾东征,来到了人生新的一站,纽约篮网队。

此时大苹果城是属于尼克斯队的,即使篮网队在宗师级控卫基德的带领下,登上联盟东部巅峰,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不要着急,我来了。

卡特,基德再加上杰弗森,无论风云变幻,篮网三叉戟组合使得球队依然是东部联盟不可忽视的力量,甚至让篮网球迷看到了夺冠的希望。

但是,世事弄人天公不美,卡特在这段时光里,篮网队外有强敌比如热火骑士,内有软肋(在当年大个子球员非常重要的年代,篮网并没有强悍的内线支柱),战绩总是不上不下并不完美,卡特还没来得及和基德一起开创大场面便被再次交易。

2009年6月26日,篮网和魔术完成一笔交易,魔术送出拉夫·阿尔斯通,托尼·巴蒂和康特尼·李,从篮网得到文斯·卡特和莱恩·安德森。

好吧,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在魔术队,那里有一个叫霍华德的巨兽等待着卡特继续在联盟发光发热。

但令卡特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交易使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已经年过三十的卡特,命运开始变得颠沛流离,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联盟流浪者。

短暂在魔术停留后,之后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卡特陆续加盟了太阳,小牛,灰熊,国王,直至以四十一岁的高龄加盟老鹰队。

我还能打球,我还能得分,我还能扣篮,我还有能力在联盟教训这些小屁孩让他们见识一下老派篮球的厉害,正如二十多年前乔丹狠狠踢我们这一代球员屁股一样。

岁月似乎已经遗忘了我,但我清楚,我逃不开命运的安排,这里也许是我漫长篮球生涯的最后一站了。

最后一舞的卡特穿起当年的战靴SHOX BB4后,我明白了,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轮回而已。

而支撑着卡特的不过是那一句:教练,我只是想打篮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