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新入选秀”大会上,NBA破例把最佳新人奖同时给了希尔和基德两个人,这在NBA历史上极为少见,上一次这么做是在20多年前。然而NBA赛场上是没有常胜将军的,两个人走到了高处,然后又忽然掉了下来,这两个人尝到胜利的果实之后,又开始品尝失败的苦果,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上帝的安排,很多人在感慨之余,都在想,上帝确实是公平的,伟大的上帝要让人们品尝不同味道的果实。

两人荣获最佳新人奖

希尔心中永远的疼痛

1996-1997赛季,24岁的希尔入选NBA最佳阵容第一队,成为全联盟第一小前锋。看上去,更加光明的未来正在向他招手,可没人能想到,第3个赛季已是他职业生涯的峰。此后,随着加内特、邓肯这两位天才前锋的降临,希尔再也没能跻身最佳阵容。这是一种遗憾,也许是苍天的安排,也许是时运不佳。

带伤上阵

尽管个人成就足够耀眼,但活塞赢弱的季后赛表现是希尔心头永远的痛。在他效力活塞的6个赛季里,活塞两次无缘季后赛、4次止步季后赛首轮,“季后赛无力”也因此成为希尔最受人诟病的“把柄”。穷则思变,为了帮助球队打破首轮宿命,希尔在效力活塞的最后一个赛季不惜大刀阔斧地改造自己的球网,在进攻端明显更加投入,甚至有意加强了外线投射,将自己的场均得分一举提升到全联盟第3高的25.8分,并在对阵热的季后赛中强行带伤上阵……但结果还是一样,活塞又一次首轮即遭淘汰。

忍着伤痛上场

希尔受重伤

最令亲者痛而仇者快的是,正是由于希尔的这次执意带伤上阵,他脆弱的左脚脚跟彻底崩溃,成为影响他整个职业生涯的病灶。半年后,已经加盟魔术的希尔接受了脚踝手术,四根钢钉被钉入他的左脚,并从此成为他的归宿。在2000年到2004年间,他一共只打了47场比赛,其中整个2003-2004赛季都不得不作壁上观。在2000年到2007年间,他一共缺席了574场比赛中的374场,占到了65%的比重。4年之内,先后接受4次手术,紧接着的第5次手术更是引发葡萄球菌感染,超过40摄氏度的持续高烧差点要了他的命,足足打了半年抗生素才算转危为安。命运还在接踵而至,希尔随后又被腹股沟拉伤和运动疝气困扰,竟技状态一落千丈。

希尔受重伤

我们不得不感叹,体验着“高空跳伞”的刺激和快感,同样从高处陨落的希尔只能独自咀嚼无助与悲凉。2006-2007赛季,魔术在季后赛首轮被希尔的老东家活塞横扫淘汰,心灰意冷的希尔第一次想到了退役。上帝给了他如此好的球技,但是又无情地夺走了他的健康。

基德品尝失败的苦果

与此同时,基德也在默默品尝失利的苦涩。尽管在1998-2004的6个赛季里,基德5次在“场均助攻榜”称王,并于2001-2002赛季和2002-2003赛季带领网连续冲入总決赛,但他的总冠军梦想先是被湖人封系,接着又惨遭马刺破坏。2006-2007赛季,基徳成为NBA有史以来第二个在整个季后赛期间场均打出“三双”数据的球员,但网在东部半决赛被骑士淘汰,很明显已经逐渐步入下坡路。随着球迷们要球王重建的呼声日益高涨,基德在这支球队中的地位逐渐风雨飘摇,多次深陷各种转会交易流言,又因“殴妻门”导致公众形象受损,终于在2008年2月19日被网送到他职业生涯的起点—小牛。盛极而衰,本是人生常态,但由极盛状态急转直下、雷轰冰碎,有如高空跳伞般不可逆转,其中滋味自然远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复盘希尔的职业生涯轨迹,从活塞初至魔术时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从魔术初投太阳却意兴阑珊、百废待兴,等到在太阳老树新芽、回光返照,落脚快船时又重燃希望、忐忑不安。再看基德,从小牛到太阳是被踢出局、身不由己,从太阳到网是协议分手、一拍两散,从网回到小牛又是沦为等码、被人鱼肉,只有从小牛转投尼克斯算是自由恋爱、皆大欢喜。19年NBA生涯,由一段段风最各异的旅程拼合而成,也算是借此饱览了世界风光。除此之外,两人都有过效力、征战奥运的共同经历。希尔早在1996年就在亚特兰大奥运随“梦三队存金,基德则在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两次随美国男篮登顶。不得不提的是,两人在国家队的球衣号码,都是5号,就连数字都在给两个人开玩笑,告诉人们这两个人是难兄难弟。

“难兄难弟”